枯水的长江20"/>
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长江遭遇百年难见枯水可能再次引发洞庭鼠患

发布时间:2018-11-24 16:59: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长江遭遇百年难见枯水可能再次引发洞庭鼠患

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

枯水的长江

2008年1月8日,长江水利汉口水文站监测,当日该站水位为13.98米,是有水文记录142年以来,长江出现的罕见低水位。

正处在长江边上的“水上”城市,目前要为吃水犯愁了。监利、洪湖等,如今都因为长江枯水或多或少面临着吃水难的问题。

而在历年都会产生的枯水期船舶搁浅问题,在去年年底显得尤为突出,长江上露出了数以千计随处可见的沙洲和“岛屿”,对航道造成了严重影响。去年12月10日,交通部部长李盛霖、副部长徐祖远亲临长江中游窑监段调研枯水现场。

同时,由于长江枯水,水体污染现象加剧,野生中华鲟等长江珍稀水生动物的命运也引起了众多专家的关注。更有人担心,长江枯水有可能再次导致洞庭湖水位下降,洲滩长时间裸露,这些条件将为田鼠的繁殖创造良好的自然环境,洞庭湖今年还有发生鼠患的可能。

百年难见的枯水

原本浩淼的长江,将湖北监利和湖南岳阳遥遥隔开。平常只有依靠巨大的渡船才能渡过的江面,现在,这些冬泳爱好者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抵达对岸。

1月4日下午,长江监利江段,江风吹过,寒风刺骨。

江水已退出好远,江边的泥地已干枯,形成大大小小田字形的裂痕。大风吹过,尘沙漫天。

监利农民李长敏正在埋头侍弄他的一片蒜地。“冬天江边温度低,要给大蒜盖上一层稻草。”李长敏说。

这里是长江边上的一块荒地。长江进入枯水期以来,江水退得很远。李长敏就在这个尚还肥沃的江边开垦出了一片菜地。

经过了两个月的栽培,她的大蒜已长成10多厘米。而两个月前,这里还是一片汪洋。

李长敏并不担心大水会淹没她辛苦开垦出来的荒地。“长江水要涨到现在这个地方,还得好几个月时间呢。”

就在她身后不远的江段,前不久出现了一次重大的堵船。她向这样描述:“几百艘大船,一艘连一艘被堵在这里了,估计有好几公里长,我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见过。”

江边,监利冬泳协会的十余名队员站在一艘驳船上,摩拳擦掌。

一个队员伸开双臂,一个猛子扎进了江心。大约半分钟之后,他浮出水面,头上满是泥沙。他在江中站直身子,用手在胸前比划着,大声招呼其他的队员。“只有这么深,还怎么玩水啊!”

原本浩淼的长江,将湖北监利和湖南岳阳遥遥隔开。平常只有依靠巨大的渡船才能渡过的江面,现在,这些冬泳爱好者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抵达对岸。

原本热闹非凡的两地之间的渡船也停航了。“小船足以渡江了。”守着轮渡的一个工人告诉。这个大型的轮渡,也完全在长江边上搁浅。

在正在施工的荆岳大桥建设工地旁看到,从荆州白螺镇通往岳阳的过渡水道中,大量浅滩露出水面。附近居民告诉,2005年第一次看到江底的浅滩凸出水面,今年露出来的面积比往年都大。

监利当地摄影爱好者邓先生也举起了照相机,寻觅着枯水的痕迹。他将镜头对准了断裂的锈迹斑斑的铁锁链,满是裂痕的江边滩涂。

“今年的枯水百年难见!”邓先生说。

滨江县城的吃水难题

“守着长江却吃水困难,这是以前难以想象的。”监利县自来水公司副经理吴春平在接受采访时说,“据说到2月份,长江的水位还会有所下降,到时候,我们恐怕要将取水管伸到湖南了。”

监利县,一个长江边上有着20余万人的县城,目前却因吃水问题而犯愁了。

“守着长江却吃水困难,这是以前难以想象的。”监利县自来水公司副经理吴春平在接受采访时说,“据说到2月份,长江的水位还会有所下降,到时候,我们恐怕要将取水管伸到湖南了。”

自来水公司的自来水生产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整个监利20多万人的自来水需求了。现在,监利县城4层以上的楼房已不能正常吃水。最近两个月,自来水公司多次在当地媒体上公告,让当地居民们在枯水期注意储备自来水,以免停水。

“20多万人,冬季每天自来水的需求量大约在6万立方米,现在取水的泵船不能满负荷运作,哪能达到那个生产量呢?”吴春平很无奈。

在位于长江边上的监利自来水公司一水厂的取水泵船上,本报见到了年近60岁的老自来水人王祖福,他已经在这个泵船上工作了40多年。在他的印象中,今年是枯水最为严重的年份之一。

这艘泵船所在的位置,因常年取水,取水口已形成了巨大的深槽。“现在这个泵船还能勉强取水”,王祖福说。

而在上游约2公里处,二水厂的泵船已完全搁浅。监利自来水公司不得不再次花钱购买了另外一艘泵船,专门供枯水期用。

新旧两艘泵船之间的距离已相隔将近1千米。新泵船上的工作人员告诉,目前,泵船所在位置最浅的地方只有0.6米。泵船完全不敢开足马力抽水。“马力太大,抽起来的全部是泥沙。”

为了与枯水作斗争,监利自来水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多次改变取水方式,仍然跟不上近年来越来越严重的长江枯水。

1999年,该公司投资100万,启动了一矶头至二水厂的临时饮水工程

长江遭遇百年难见枯水可能再次引发洞庭鼠患

,每天定时取水18个小时,以解决短短几个月的枯水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办法越来越不奏效。“枯水时间长了,临时的取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2002年,该公司采取二级取水的方式,新增一艘泵船。“枯水的月份长了,原来在水厂附近的泵船只有在洪水期才能正常启用。”

“1996年之前,每年的枯水期大约只有3个月时间,而现在每年却只有3个月能正常吃水了。”吴春平说。

“黄金水道”告急

据长江航道局统计,去年10月以来,长江主干线已经发生40余起船舶搁浅事故。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在2007年12月5日发出紧急通知,宣布长江中游因枯水形势严峻进入二级橙色预警状态。

在历年的长江枯水期都会产生的船舶搁浅问题,在去年年底也显得尤为突出。

因为长江监利段窑监航道堵船严重,引起中央领导重视。去年12月10日,交通部部长李盛霖、副部长徐祖远亲临长江中游窑监枯水现场调研。

“因为一个航道的堵塞,交通部长亲临现场,这还是第一次。”长江航道局一位人士对说。

自去年10月份进入枯水期以来,眼看着长江中下游的水位一天就退半人高,长江航道局航道处处长、长江航道局战枯水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万大斌就没有睡上一个安稳觉。

由于上游来水偏少,长江中游频现“肠梗阻”,据长江航道局统计,去年10月以来,长江主干线已经发生40余起船舶搁浅事故。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在2007年12月5日发出紧急通知,宣布长江中游因枯水形势严峻进入二级橙色预警状态。

据介绍,今年搁船事故发生频率远远高于往年同期。仅中游“超吃水”船舶搁浅事故就多达33起。

据长江航道部门分析,枯水期提前到来,“节奏太快”。枯水期一般指头年11月到次年4月。每年年初2月,水位会达到最低,是真正的“决战枯水”高峰期。但是刚刚过去的2007年,自11月底以来,险情不断涌现,疏浚工作提前进入紧张期。枯水给通航骤然施加了压力。同时,“超吃水”现象频频出现。

“当然,超吃水造成搁浅最终还是因枯水引起的。”长江航道局办公室一位人士说,超吃水问题,在丰水期根本显现不出来。

另外,由于长江干线航道尚未完成系统治理,航道基本还处在天然状态,枯水时节,浅滩裸露,航道浅窄,弊端尽现。“整个长江上,像窑监这样的浅水航道一共有16个。”尽管每年枯水期来临之前,航道部门都会制定完整的应急预案,“但是,终究不能治本。”

枯水,让长江航运企业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此前,长航集团运输部负责人向媒体表示,目前长航集团在整个长江段每月货运量达400万吨,仅枯水期增加运力所增加的油耗便达2000万元。

“湖北和武汉因为承东启西的天然地理优势,该段的长江理应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但是堵船却是其致命的弱点”,长江航道局官员告诉。

一个可喜的消息是,在未来的几年内,国家将投入巨资对长江航道进行综合整治。“这些整治工程基本都集中在湖北省境内”,这位官员说。

无可避免的生态隐忧

面对洞庭湖水域面积减少、湿地面积缩小的现状,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蒋勇显得忧心忡忡。“这里是各种候鸟越冬的重要场所,按这样的态势,我们今年可能会失去一次与候鸟邂逅的机会。”

长江枯水期间,生态问题再次引起了相关专家的重视。

去年年底,长江全面进入枯水期,沿江水位均低于近5年同期平均值,同一时间,各种珍惜水生动物死亡的消息频现报端。有关专家呼吁,加强对长江珍稀水生动物的保护。

湖北宜昌中华鲟研究所科研中心主任刘灯红在接受采访时说,长江进入枯水期后,中华鲟等鱼类活动空间变小,被船舶水下击中的可能性增大,且生活垃圾对长江水体的污染加重,野生中华鲟生存状况令人忧心。

中科院水生所一位专家也介绍,随着长江生态环境的恶化,长江水运日益繁忙,近年来长江江豚数量锐减,而进入枯水期以后,长江水位偏低,航运船舶噪音增多,江豚的声呐系统易被干扰破坏,江豚的命运更加堪忧。

长江枯水还会对沿线的水域造成毁灭性打击。最直接的一个例子是,受枯水的影响,鄱阳湖一度由4000公顷的最大水域面积缩减到50公顷。

而去年年底,同为长江淡水湖的洞庭湖水位也创下历史同期新低。湖南岳阳市渔政站站长吴杰透露,东洞庭湖由于水位低,采食场遭到破坏,鱼的密度极小,捕捞量急剧减少,往年一户渔民一天可捕捞100公斤左右鱼虾,今年不到几公斤。“东洞庭湖现在很少能看到渔船,因为渔民出一次船,很可能连成本也捞不回。”他说。

面对洞庭湖水域面积减少、湿地面积缩小的现状,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蒋勇显得忧心忡忡。“这里是各种候鸟越冬的重要场所,按这样的态势,我们今年可能会失去一次与候鸟邂逅的机会。”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近来,有媒体报道称,洞庭湖今年还有发生鼠患的可能。

“如洞庭湖今年还会大规模爆发鼠患,与去年20亿只东方田鼠洞庭湖"跑马圈地"相比,至少在数量上将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所长王克林认为:“洞庭湖鼠患虽由多种因素决定,但洞庭湖本身水位下降、洲滩裸露时间长,为田鼠的繁殖创造了良好的自然环境。”

这意味着,洞庭湖田鼠现在不仅有很好的繁殖环境,而且繁殖时间较往年相比,也将延长很多。

长江枯水争议

“长江上游干旱无雨,来水偏少是长江枯水的主要原因”。在接受采访时,长江水利委员会坚持:长江水情历来与降水有直接关系,与三峡工程无关。

此前有媒体报道说,今年2月初,长江水位会跌破132年来的最低值。虽然在采访时,这个说法没有得到权威部门的认可。但有一个事实是,2006年,长江重庆段曾出现130多年来的最低水位。而2007年底直到目前枯水状况比去年更为严重。

2008年1月8日,长江水利汉口水文站监测,当日该站水位为13.98米,是有水文记录142年以来,罕见的低水位。

“今年枯水期比去年提前了1个多月,12月的最低水位也提前了半个月到来。沙市、汉口、九江水位分别比近5年同期的平均值低0.42米、1.60米和2.03米。”长江航道局一位人士告诉,与去年同期相比,位于长江中游的宜昌、沙市、监利、城陵矶、汉口等地的水位低了1米多。上游各支流水库、洞庭湖、鄱阳湖等水位均偏低,长江全线陷入“小河无水大河干”的窘境。

对于今年罕见的枯水期成因,长江航道部门认为,首先是降水量少于往年,上游来水少,形成了50年来最严重的秋旱。其次,三峡汛后进行了一次蓄水,2007年12月初下泄流量在5000立方米/秒,只有以前流量的一半。12月4日,中游船舶搁浅严重。经过双方的协商,三峡增加下泄流量约200立方米/秒,但对改变中游枯水现状的作用有限。

“长江上游干旱无雨,来水偏少是长江枯水的主要原因”。在接受采访时,长江水利委员会表示,长江水情历来与降水有直接关系,与三峡工程无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