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落后产能淘汰战打响

发布时间:2018-08-03 01:09: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落后产能淘汰战打响

2月6日,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

5月27日,全国工业系统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会议召开。

6月1日,央行和银监会推出了相关配套金融政策。

可以看出,政府正在稳扎稳打,步步推进淘汰落后产能的攻坚战的进程。这次由工信部牵头、17个部委联合打响“战役”也因此被业内认为是历次最严厉、最动真格的调控。

“落后产能”如何判定

“落后就要挨打”,对于落后产能来说需要的则是有序的调控和引导。同时疑问也随之产生,究竟根据什么标准确定落后产能,是根据专家学者的定义还是根据政府官员的决定,或者是根据实践中的具体要求?

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朱宏任解答了《中国联合商报》的疑问:“我认为确定落后产能应该依据两方面的要求。首先是按照环保、节能、安全、质量等方面的法律法规和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暂行规定中关于淘汰落后产能的规定,坚持危及人身安全、严重污染环境、严重浪费资源、不符合质量标准等基本原则。第二,是根据行业生产的特点和产能现状,并考虑到工作中的可操作性,在工艺、技术、装备、规模、能耗、环保、安全、质量等方面制定具体标准。在这方面,我要特别强调指出,工艺、技术、装备、规模、标准操作性强,环保、能耗、质量等标准约束性强。但实际执行中

落后产能淘汰战打响

,要把这两方面结合到一起,如果单纯地认为落后产能是以大小划分实际上是一种误解。”

落后产能的标准是一个动态的标准,它可能随着经济的发展,随着行业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落后产能的标准也会进行调整,但是严格地讲,这个标准更多的是环保、节能、安全、质量等这些法律法规和有关的政策规定相衔接的。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司长许永盛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怪圈”不怪 落后产能越淘汰越多?

“现在我国钢铁行业有一个怪现象——‘越淘汰、越过剩’。一些企业借着淘汰落后产能的名义,建了产能更大的高炉,原有的小高炉却还在生产。这种粗放式的钢铁发展难以为继。”说到钢铁业产能过剩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沙钢集团淮钢特钢公司党委书记何达平显得忧心忡忡。

作为产能过剩的代表行业之一,中国的钢铁行业有一个怪圈,每年都说产能过剩,每年的产能都在增加,同时落后产能的总量每年都在扩大。《中国联合商报》得到这样一组数据:2009年中国钢铁行业前五强占全国钢产量的比重只有29.1%。排名前五的钢铁巨头河北钢铁(3.96,-0.06,-1.49%)、宝钢、武钢、鞍本、沙钢等五大集团合计产钢1.65亿吨,仅占同期全国钢产量的29%。钢铁业前五强的集中度仅提高0.5个百分点,前十强的集中度也只提高0.9个百分点,离国务院《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提出的“到2011年达到45%”的目标仍然相去甚远。2009年国内钢铁行业的利润水平大约在10美元/吨,这与前些年钢铁行业“红火”时1吨钢几十美元的利润相距甚远,国内钢铁市场已经供大于求。集中度低、产能过剩等成为钢材价格回升、行业盈利水平提高的主要障碍。

中钢协名誉会长吴溪淳表示,“当前中国钢产量的持续高增长达到一定程度必然引发钢材市场的大动荡。”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怪圈”呢?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教授许中波根据调查发现,目前各地拆掉小炉子,新建大炉很少有低于1000立方米的。主要原因是,越大的越能节能减排,同时也不会在工艺上落后,也有利于生产加快。“一些小企业的效益很好,赚钱在加快,更愿意扩大再生产。”他说。

根据他的了解,去年年产在500万吨以下钢铁生产能力的企业,由于产品以建筑用材为主,利润增幅在70%左右。而年产在500万吨以上的钢铁企业,尤其是特大型的钢铁企业,因为产品以高端为主,反而效益并不好,利润下降50%。但大企业不敢不生产,小企业因效益好加快生产,这使得今年以来钢铁生产继续加快。

“很多钢企是消极淘汰落后产能。”中投顾问能源行业首席研究员姜谦也对这样表示,在经济尚处于恢复阶段的情况下,国内的基建投资确实对钢铁需求产生了较大拉动,中小钢企生产低端产品大大受益,当然会消极应对国家的相关产业政策;另一方面,由于历史、区位等多方面因素的限制,钢铁产业在某些省(区)的经济结构中占据支柱性地位,地方政府很难在限制本地钢铁产业发展的同时,培养可以替代钢铁产业的新产业。

分清利害 让市场机制说话

“现在大家都在提产能过剩,其实现在要淘汰的是落后产能。过去全国产能达到1亿吨的时候,就讲产能过剩;去年全国生产了5亿多吨,从库存来看也没剩下多少。所以,淘汰产能要让市场说话。”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朱宏任也强调,淘汰落后产能的工作,不只是政府的要求,也是市场经济机制的必然结果,所以充分地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是在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

他表示,淘汰落后产能必须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一方面政府要进一步完善市场机制,调整和理顺资源性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强化税收杠杆调节,努力营造有利于落后产能退出的市场环境,使落后产能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

另一方面,要利用市场经济手段,加快落后产能退出。国务院《通知》中提出的严格市场准入、强化经济法律约束,加大执法和处罚力度,加强财政资金引导等措施,都是利用经济的、行政的和法律的手段,禁止落后产能进入市场,压缩落后产能市场空间,激励落后产能退出”朱宏任表示。

综上所述,推进淘汰落后产能工作是一项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面广,任务艰巨,需要各地方和国家有关部门加强配合,共同推进。在明确落后产能攀冰标准的同时,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发挥法律法规的约束作用和技术标准的门槛作用,这样才能打赢这场产能攻坚战。

标签: